首页 > 政法要闻 > 详细内容
虎穴藏忠魂!他们于无声处建奇功
发布时间:2022-04-15 08:39

1930年,在南京国民党政府大楼里,经常能看见军政部部长何应钦身边,跟着一位精明能干的年轻人,他是何应钦颇为信任的“心腹”:军政部部长秘书,冷少农。


然而,冷少农的真实身份是中共隐蔽战线的情报工作人员。


图片


冷少农是贵州瓮安人,1925年,他告别母亲、妻子和刚出生5个月的儿子,离开家乡,投身革命洪流。


大革命失败后,党组织遭到严重破坏,冷少农临危受命,被周恩来派到南京。他利用与何应钦贵州老乡和师生之名,潜伏在国民党的“心脏”开展情报工作。


冷少农提供的情报发挥了重要作用,国民党军的兵力部署、将官名录乃至作战计划,红军指挥部都了如指掌。在毛泽东、朱德的指挥下,红军连续取得了三次反“围剿”的胜利。


图片


在静默无声的潜伏中,冷少农始终冷静而谨慎,但一封母亲寄来的信,却让他陷入了深深的痛苦之中。


由于长期从事秘密工作,冷少农五年没有回家。战火纷飞的年月,母亲和妻子都很担心他,来信催促了好几次,始终没有结果,这使亲人们对他产生了误解。


图片

冷少农之孙 冷启中:

我的太奶奶写信,就是骂他,说你不忠不孝,忘恩负义,你在外面独享荣华富贵,忘记了家里面了。


冷少农深知,母亲的斥责隐藏着最深切的思念。但由于特殊的身份,只能用隐晦的语言,恳求母亲和家人的谅解。


图片

“你老人家和家庭中一切人过去和现在的苦痛我是知道的,但是无论怎样的苦,总不会比那些挑台的、讨田耕种的、讨饭的痛苦。我想使他们个个都有饭吃,都有衣穿,都有房子住,都有事情做......母亲,我真的是不忠不孝、忘恩负义吗?我是把我的孝,移去孝顺大多数痛苦的人类,忠实地去为他们努力......


1932年3月,由于叛徒出卖,冷少农不幸被捕。他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,此时的挂念是家中的妻儿老小。


就在被捕前不久,冷少农收到了儿子写来的信,自己25岁离家奔赴革命时,儿子才刚出生5个月,一转眼竟已6年,看着儿子稚嫩的笔迹,冷少农再也抑制不住深藏心底的柔情。


图片

“苍儿:

收到你的信,使我无限的欢欣!使我无限的惭愧!你居然长这样大了,你居然能读书写字,并且能写信给我了。我频年奔走,毫无建白,却得你这一个后继希望,这使我是多么的欢欣啊!”


想到对孩子的亏欠,冷少农笔触不停,继续写下对儿子的要求和期望:

“你生在中产的家庭,得饱食暖衣的读书写字,这种机会是非常难得的。希望你好好的努力......使智识与体力同时并进,预备着肩负将来之艰巨。

 

“苍儿……我之爱你,是望你将来为一极平凡而有能力,为一般劳苦民众解决不能解决之各项问题、铲除社会上一切不平等之人物。苍儿,社会之新光在照耀着你,希望你猛进。……苍儿!再会!


1932年6月9日凌晨,32岁的冷少农壮烈牺牲。这封饱含深情、给儿子的第一封回信,也成为了他的绝笔。


图片


冷少农牺牲两年之后

他的一名战友

追随着他的革命脚步

踏上了新的征程


图片


他叫卢志英,1934年3月,作为中共中央军事特派员的他乘坐轮船,溯江而上。卢志英到了江西之后,潜伏在国民党高级将领莫雄身边,进行地下工作。


1934年9月的一次国民党军事会议上,下发了一份新的通讯密码,这是由德国专家按照欧洲最新的密码编译技术制定的。


莫雄与共产党秘密交往已久,会议结束当晚,他就把这些情报传递给卢志英等人。


卢志英找到了四本厚厚的字典,三名情报工作者用密写药水把情报中的要点逐一抄写在字典上。由战友项与年将这份情报传递出去,交到周恩来的手中。


图片

罗援 军事科学院原世界军事研究部 副部长:

当时中央红军面对的国民党部队50万大军压境,到底是留是走,他们举棋不定。卢志英,还有其他的这些情报组织提供了重要情报,促使中央下定决心要进行战略转移。


解放战争爆发之后,斗争环境日益复杂。周恩来指示卢志英尽早转移,撤回解放区,但为了获取情报,卢志英仍旧坚守在上海。


1947年3月2日下午,被叛徒出卖的卢志英不幸被捕。


图片


1948年12月17日,妻子张育民来探望狱中的卢志英,敌人不准二人见面,只从狱中送出一件卢志英交给她的衣服。回家后,张育民发现,衣领中缝着皱巴巴的纸,上面写满了革命诗句,背面写着八个字:“胜利在望 死而无怨”。


看到丈夫留下的字条,张育民意识到,这可能是卢志英最后的心声。胜利就在前方,可爱人已做好牺牲在黎明之前的准备。


图片


1948年12月27日深夜,预感危险已近的卢志英来到监狱的墙边。在他隔壁,关押着因为参加学生运动被捕的青年学生孙稚如。


卢志英给孙稚如留下了最后的临别赠言:“今晚突然下我镣铐,看来凶多吉少。”“好在快胜利了,死了也心甘!” “黎明前不是总有一段黑暗吗?黑暗过去,天就亮了。”


图片


卢志英昂首挺胸走出了牢房,从此音讯全无。


直到新中国成立后,1951年6月11日,上海市公安局抓获一名特务,才得知当年的真相:1948年12月27日深夜,卢志英走进审讯室还未站定,特务便用木棒将他打晕,然后用浸过麻药的棉花塞进了他的嘴巴,将他运到南京雨花台,草草埋在阴森森的密林中。


公安干警们带着特务和卢志英妻儿一起来到雨花台后山, 遗骸挖出的瞬间,张育民瘫倒在地上,痛哭失声。 经法医鉴定,当晚被埋后,卢志英曾经苏醒,由于挣扎不出,最终窒息而死。


图片

罗援 军事科学院原世界军事研究部 副部长:

我们这些先烈们,绝笔绝命不绝志,断头断身不断魂。这就是他们的一种信仰。


冷少农、卢志英

他们于无声处建奇功

在战火纷飞的年代

在中央红军反“围剿”的紧要关头

他们前赴后继 出生入死

用鲜血浇灌心中的理想

用生命捍卫革命的信仰

   







敬请收看今天(4月11)20:00

CCTV-4《国家记忆》
《绝笔》(第二季)
《红色特工

全网独家首发尽在央视频APP,
点击环球标签页,
搜索并关注《国家记忆》!
想【提前】收看最新一期节目
扫描下方二维码抢先看!


图片